华人频道首页  |  红蚂蚁首页  |  手机户外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首页
  • 全球联盟俱乐部
  • 全球活动公告
  • 大型活动跟踪
  • 精彩活动视频
  • 人物访谈
  • 栏目资讯
  • 摄影作品
  • 玩儿户外·看大片儿
  • 华人商城
  • 首页 > 户外运动联盟 > 全球联盟俱乐部 > 上海户外运动引发思考

    上海户外运动引发思考

    东方体育日报  /  浏览次数:1567  /  2016/7/26 10:32:00

    2000年起关注户外运动,曾多次策划组织大型户外活动。现在上海市登山运动协会工作。
    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上海、北京等城市开始出现背包族。这群人被人们投去异样的眼光-时尚?小资?然而近几年这个群族越来越庞大,人们称这群人为“驴友”,把他们出行的方式命名为“户外”。
    十几年的上海户外运动发展史,有欢喜也有辛酸,有高潮自然有低谷。从独自穿越楼兰的余纯顺,到坠落哈巴的“老古董”;从炉西峡三人遇难,到复旦大学十八名驴友迷失方向······一时间都成为热议话题。然而新闻、评议之后,人们是否能对上海户外运动迅速发展,匆忙走过的路加以思考:发现户外运动在上海发展过程中的优势和劣势,找到户外运动在上海发展进程中受到的制约与问题,方能为上海户外运动今后的规划以及健康有序发展提供帮助和启示。

        
    不是户外惹的祸

        户外运动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和参与,随之而来产生的问题却并不是户外运动本身带来的。而户外运动的兴起反而是时代与社会发展的必然。

        “走向自然”的新理念促使一部分人从楼宇和场馆走向田野和山川。自工业革命以来,人们看到了大机器生产在创造了财富的同时,也知道了一系列城市病-空气污染、噪音、过度紧张和快节奏的生活以及由于缺乏运动引起的肥胖病,心血管疾病等“现代文明病”。人们远离自然,看到的是川流不息的汽车长龙和高楼大厦组成的水泥森林。城市让人们有的反思,有的效仿,每周五的下午在大街上在地铁里常常可以看见一些年轻人背着大包,穿着厚重的登山鞋,其实他们已经过起了“5+2”的生活方式,即5天城市生活2天户外生活。他们在说:户外,是一种生活态度;户外,是一种生活方式。

        一开始,不少人认为他们很另类。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户外的行列里,现在上海每周五较为集中的几个驴友发车地分别在“博物馆武胜路”、“龙之梦广场”和“八万人体育场二号扶梯”,加上其他零星旅游集结出发地,每周发出的户外大巴数量约在30辆左右。也就是说可统计的上海每周较为集中的户外出行人数约在1500人左右。如果再算上“五一”、“十一”等长假期间走长线,以及选择家庭自驾、结伴自助、境外户外旅行的驴友,这一数目每年将达到数十万人。

        偌大的户外参与人群,在一个自身没有户外资源的城市,目前还没有健全的法规,让大多的参与者还处在懵懂状态。

        
    户外运动深入人心

        广义的户外运动是指所有在户外进行的运动。它几乎涵盖了所有的运动,如:游泳、射箭、骑马,各种球类运动。而狭义的户外运动也是普通大众通常理解的户外运动,它最主要的表现方式是在规范和安全的前提下,走出城市,走向自然。从事具有一定风险且又有挑战性和针对性的活动。按活动范围可分为:陆地山野类、江河大海类、天空飞翔类。

        我们通常所说的户外运动和其他运动项目最大的不同就是:参与性强、年龄可大可小、方式多样。仅就上海及周边地区,广大户外爱好者所参与的户外运动种类从形式上有:徒步、穿越、露营、漂流、皮划艇、自驾、骑行、攀岩、野炊以及登山、滑翔伞、郊游等。

        这些运动形式有利于个性张扬,挖掘潜能,结交朋友,不仅锻炼了体魄还领略的大自然的美景,调节了心情,使身心得到了放松,顺应了社会发展和时代的需求。而且这项运动更注重于个人身心的培养和提高,团队精神的塑造,自然就引起了人们的普遍重视,深受团队组织、家庭及个人的喜爱。

        目前,据初步统计,上海市区内有一定规模或在正常经营中的攀岩场有14家;青少年及企业团队拓展训练基地有31家,仅从这两个数字,上海户外市场就可见一斑。

        
    装备店繁荣昌盛

        1993年,香港的“日高”品牌系列户外用品进驻上海第一百货,主要是一些背包、水壶等野营用品。1996年,瑞士的“奥索卡”登陆上海,让更多的人见到了帐篷、冲锋衣、睡袋等让人眼花缭乱的户外产品。接着,在长乐路、成都路相继出现了“白浪”、“野火”、“野骆驼”等户外装备店。2001年,法国的“迪卡侬”大型连锁运动品牌量贩店亮相沪上,不少人似乎见到了运动装备的天堂。从2004年至今,“三夫”、“探路者”、“哥伦比亚”、“NORTHFACE”、“奥索卡”、“哥伦布”等一大批国际国内户外知名品牌相继在繁华商业路段开设品牌旗舰店,“布莱亚克”、“VAUDE”、“雪狼”、“极星”、“始祖鸟”、“PANON”、“VAFOX”、“凯乐石”、“乐飞叶”等一大批户外品牌在百货公司、大型超市都设立了专卖场或专卖柜。由于户外服装的功能性和休闲性,使得很多人在日常生活中也接受了它。难怪一位朋友跟笔者开玩笑说:“现在穿冲锋衣的远远超过了穿西装的。”

        
    从“AA”走向商业

        从1999年4月上海第一家户外俱乐部成立至今,上海户外俱乐部所走过的路可谓跌宕起伏,潮起潮落。从互联网上的搜索来看(准确数据尚无统计),高峰的时候能有近200家,低谷时仅能搜索到几家。近年来能保持正常活动的有几十家。

        上海户外俱乐部所组织的活动大致有四种形式:一种是目的地多在浙江、安徽、江西、江苏为主,内容以徒步、穿越、露营为主,周五晚出发,周日晚返沪,称为短线。第二种是目的地多在新疆、西藏、云贵川等地,内容以登山、骑马、戈壁穿越为主,七天或更长的时间,称为长线。第三种是带有一定技术性活动如:登山、潜水、攀岩、探洞、滑雪、滑翔伞等。它需要一定的特殊装备和参与人的经济能力。第四种是为企业团队策划组织的户外体验式拓展活动,这是近年来许多户外俱乐部尝试的商业性运作活动。

        俱乐部在组织上述活动中的费用,从起步阶段的“AA”制,即所有参与人费用平摊,财务公开。到现在为止,大部分俱乐部都采取报价制,即透明价格,商业运作。“飞思拓”、“浦东户外”、“驴屋”、“探险家园”等一批沪上户外俱乐部都实行了完全的商业化模式。户外俱乐部“AA”制好,还是商业化好,只有在户外市场中验证。

        
    从业执照有名无实

        上海户外运动发展速度之迅猛,参与人员之广泛令人惊喜,然而事故隐患也频频发生却令人担忧。仅这三年就有“炉西峡水难”、“苍山走失”、“黄山坠崖”等多起灾难事故。究其原因虽然各有不同,但是从经营组织者的责任看,户外运动经营管理法规不健全应该是主要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没有对户外运动的经营做出明确的法律规定,从而导致业务主管部门和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不能够用统一的法律程序管理户外市场。

        问题一:哪个部门对户外俱乐部进行经营认证和许可。

        问题二:具有何种资质的法人才能有资格开办户外俱乐部。

        由于无法进行合法的登记和注册,结果是上海几乎所有的户外运动俱乐部只能采取咨询管理、体育用品、贸易还有旅行社等名义进行工商注册。这就使得上海户外俱乐部在发展中良莠不齐,经营喜忧参半。

       
     出了问题谁埋单

        户外运动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活动,因此也就具有一定的危险性。而很多户外活动的发起者或组织者,仅是参加过几次活动,进而就建立网站、论坛,发帖或邀约,开始组织户外活动。他们没有经过系统户外知识的学习培训,更谈不上户外实践的经验,就户外专业装备而言更是简陋匮乏。从经济实力上毫无低于风险的能力,一旦遇到问题,往往酿成血的教训。

        就户外活动参与者而言,他们很少参与或压根没有参与过,对户外相关知识甚至自身体能毫无了解,仅凭着好奇与组织者签订一份“免责协议”就被忽悠着上了路,这样的贸然参与,往往是从活动之初就充满了危险。

        从表面看,在户外活动出发前,组织者似乎都为参与人购买了保险。但事实上由于户外运动风险的特殊性,而目前户外保险产品又很难应对风险。其一,户外活动的很多内容均是保险条款中的免责内容。其二,一旦出现事故,理赔艰难,出现扯皮现象。其三,对于组织者、领队的风险,保险条款缺失。

        
    “上登协”任重道远

        2008年1月,由上海市东亚文化体育中心发起,经上海市体育局、上海市民政局批准成立了上海市登山运动协会。协会成立三年来,作为上海市唯一的专业性社团法人组织,除了积极普及推广群众性户外运动外,本着“服务、引导、规范”的工作方针,全面开展户外基础技能和户外指导员的系统培训工作。经过多期专业培训及公益性讲座,使目前上海户外运动市场有专业性持证领队百余人。“登协”还将会同政府相关部门着手起草上海市户外运动相关标准。

        纵观上海户外运动发展历程,可谓喜忧参半,上海独有的地理、经济、文化氛围,很大程度上推动了户外运动的发展。但是,上海户外运动市场的种种不完善也无法忽视。

        
    上海户外大事记

        1993年,香港“日高”系列户外运动商品出现在了上海第一百货商店,“日高”的入驻使得当时的上海人第一次对户外这项新潮的事物有了一定的概念,不过当时户外只是被当成是一种时尚旅游。

        1996年,瑞士登山品牌奥索卡正式登陆上海,奥索卡不仅在上海开设装备店,它还在江苏路长宁路口兴建了大型室内专业攀岩馆,是当时国内设施较齐全,配置最完善的攀岩馆。同时配备专业攀岩的教练员,再加上安全保障的攀岩器材,使得奥索卡成为了当时上海户外的代名词。它也成为了上海室内攀岩的摇篮。

        1996年6月13日,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余纯顺在即将完成徒步罗布泊沙漠时不幸遇难,一时国内为之震动。从1988年开始,余纯顺开始他徒步全中国的探险之旅,关于他的话题就从来没有断过,褒贬不一。但更多的人认为,余纯顺代表着一种精神,一种追求。

        1998年2月28日,上海第一次民间意义上的户外活动出现。参与者在淀山湖边露营野餐、松江畔的横山进行简单的攀岩,而当时参加的十几号人几乎囊括了后来上海几家主流户外用品店的创始人,虽然活动随意性很大,也没有规范的安全保障,但这次活动的组织为上海户外打开了一扇窗。

        1999年4月1日,上海第一家户外俱乐部——白浪户外正式成立,同时成立的还有白浪户外店和白浪攀岩店。白浪户外的出现开创了上海户外的先河,同时也为之后的上海户外俱乐部提供了一个模板。

        2001年,“磨房”上海板块正式开通,该网站的主题是自助旅行和户外活动,提供论坛、圈子、活动约伴、相册、二手装备交易等服务。作为国内第一家以户外为主题的网站,它的出现给上海的户外人群提供了交流平台。也是从这一年起,上海的户外运动进入了一个蓬勃发展的时期。到2003年,许多国际知名户外品牌相继进军上海。

        2004年9月,上海体育场攀岩运动中心建成并对外开放,这一切标志着上海户外运动进入到一个前所未有的蓬勃发展阶段。

        2006年11月29日,上海“白浪户外”俱乐部创始人“老古董”(网名)在云南哈巴雪山遇难。他是经国家有关部门认证的高山向导,还是众多登山探险爱好者的教练,属于高山探险元老级人物,也是登上玉珠峰的上海第一人。他曾前后4次登顶云南香格里拉哈巴雪山,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位具有丰富经验的专业登山者,却不幸在他最熟悉的哈巴雪山上遇难。

        2008年1月,经上海市体育局、民政局批准,上海市登山运动协会挂牌成立。协会以指导和推动上海及周边地区登山及相关户外运动的发展为宗旨,本着“服务、引导、规范”的方针,先后举办三届徒步大会,多届户外指导员培训班。积极为上海户外俱乐部及其他相关从业机构搭建平台,促进交流,为推动上海户外运动事业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2009年8月15日,上海驴友在炉西峡遭遇山洪事故,3名队员和1名向导被洪水冲走,最终3名队员遇难;2010年12月,以复旦大学学生为主的18名上海驴友黄山遇险,致营救民警张宁海不慎坠亡,备受关注,这也引得国内舆论哗然。  文/徐超     

    s

    华人频道版权声明

    版权属于华人频道所有。用户仅可为个人的非商业使用,下载或打印网页上的内容摘要。未经华人频道书面许可,严禁以摘编或任何类似方式转载、再版华人频道内容。华人频道源自中央电视台第一个专业人物类频道——华人频道,拓宽内容及传播渠道,全面升级建设成为独立的全球华人第一传播频道hrtv.cn。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京)字第03675号
    食品经营许可证:91110101MA003U9F5H
    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10537

    Copyright 20016 www.hwydlm.com  华人频道《红蚂蚁户外运动联盟》栏目版权所有  京ICP证88888888号-1